發表日期:2020年02月18日

就“大氣環境容量”之問的探討

雷宇

今年春節前后兩次大氣重污染過程再次吸引了社會的關注。有一位“武安君”找到了我們于2014年發表在《中國環境科學》上的《基于全國城市PM2.5達標約束的大氣環境容量模擬研究》論文(以下簡稱“容量論文”),在此基礎上提出“大氣容量之問”:論文得到的幾種污染物容量和目前環境統計中的幾種污染物排放量相當了,為什么還有霧霾?是不是我們的治理方向是錯誤的?

作為“容量論文”的作者,筆者首先感謝“武安君”對我們研究成果的關注。不過“武安君”對論文的基本內容理解似乎不夠到位,導致推論過于偏頗。事實上,我們在“容量論文”的題目中有兩個重要的關鍵詞,一是“全國城市”、二是“PM2.5達標約束”。文中討論的,是針對全國主要地級以上城市PM2.5濃度達到35微克/立方米這一目標時,給定氣象條件和污染源排放分布格局下允許污染物排放的上限。經過全國上下多年努力,近年來我國PM2.5濃度持續快速下降,到2019年全國337個城市PM2.5平均濃度下降到36微克/立方米,53%的城市達到了PM2.5年均濃度標準;我們統計得到的大氣污染物排放量也保持下降趨勢,目前的一些污染物排放量和“容量論文”中得到的容量比較接近,也從另一個角度反映出近年來大氣污染防治路線正確、效果顯著

“武安君”在對“容量論文”的理解中,有兩處概念混淆。第一個是“京津冀”區域的概念和“全國”的概念混淆。2019年,全國城市PM2.5平均濃度是36微克/立方米,接近35微克/立方米這一標準值,全國污染物排放量接近全國大氣環境容量,但這既不是意味著4個重點區域、31個省市區和337個城市的PM2.5平均濃度都達到了35微克/立方米,也不意味著它們的污染物排放量低于相應的大氣環境容量。特別典型的是京津冀及周邊地區,這個區域2019年度PM2.5平均濃度仍高達57微克/立方米。這恰恰說明了,京津冀及周邊地區污染物的排放強度還是太大,高于該地區大氣環境容量60%以上。因此,這里要注意全國的容量和地區的容量不是一個概念,全國基本達到容量和某個地區大幅超過容量也并不矛盾,就好比全班同學平均80分,但仍可能有部分學生不到60分一樣。

第二個是“霧霾重污染”和“PM2.5年均濃度達標”的概念混淆。我們知道,同樣的排放量,碰上氣象條件非常不利,PM2.5濃度就會很高;如果氣象條件比較有利,PM2.5濃度就會很低。剛剛過去的這幾天,我們也經歷了PM2.5濃度的過山車,213日北京PM2.5濃度還是197微克/立方米,到了215日就降到了6微克/立方米,就這兩天而言,北京大氣容量的差異高達30倍以上。“容量論文”并沒有討論“污染物排放降低到什么程度,我們就不會有重污染”這樣的極端情景,而是討論“給定氣象條件和污染源排放分布格局下,污染物排放降低到什么程度,我們的PM2.5濃度能基本達標”這一全年平均的情景。當然,隨著全年PM2.5濃度的下降,霧霾重污染的頻率、長度和強度都會降低。以北京為例,從2013年到2019年,PM2.5年均濃度從89微克/立方米下降到42微克/立方米,PM2.5日均濃度的最高值也從400微克/立方米左右下降到200微克/立方米左右(見下圖),重污染天數從58天減少到4天。我們認為堅持目前的工作方向不動搖,霧霾重污染將進一步減少,直至基本消除。

 

 

 

 

 

與所有科學研究一樣,對于大氣環境容量的研究也處于不斷深入的過程。因此,我們也歡迎全社會對此有興趣的工作者進一步與我們開展交流,共同深入研究,為改善我國大氣環境獻計獻策,贏得更多的藍天。

相關專題:
相關信息:
沒有相關信息
相關信息: 打印本頁

安全聯盟

Copyright ? 2005-2020 生態環境部環境規劃院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3003323號-3

大地彩票-安全购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