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日期:2019年11月25日

 

王夏暉:以高水平保護推動黃河流域高質量發展
來源:中國科學報 2019年10月14日

在近期召開的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對黃河流域加強生態保護治理、促進全流域高質量發展提出了明確要求,擘畫了新時期黃河流域發展的總體藍圖。

“黃河寧,天下平”這句古語充分印證了黃河在中華民族發展歷史長河中舉足輕重的地位。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生態文明建設加快推進,生態優先、綠色發展成為時代主旋律。黃河流域各地為全面實現小康和建設美麗黃河,需要全面構建流域生態安全保障體系、貧困人口生態脫貧體系、環境污染現代治理體系,以生態環境高水平保護推動全流域實現高質量發展。

近年來,我國相繼實施了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發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等重大區域發展戰略,為我國建設現代化強國提供了強大動力。黃河流域發展戰略的提出,使我國區域發展總體戰略體系更趨于完善,通過戰略任務逐步落地實施,流域內各地區將根本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打造一條經濟轉型升級、資源高效利用、生態環境持續改善、城鄉均衡和諧的綠色高質量發展示范帶。

黃河在我國整體生態安全體系中的地位極其重要,從上游到下游,是一條連接了三江源、祁連山、汾渭平原、黃淮海平原等一系列“生態高地”的巨型生態廊道,其地位不可替代。但從目前流域經濟社會發展情況來看,煤炭、有色等對生態環境壓力較高的行業企業數量眾多,水資源過度開發利用,局部生態退化和環境污染交織,流域生態系統所提供的資源環境支撐已不堪重負。特別是在水資源嚴重緊缺的情況下,經濟發展與生態保護“爭水”現象十分突出,生態用水被擠占,生態退化、生態系統調節功能下降問題日益嚴重。一些地區生態環境問題已經成為經濟社會發展的制約瓶頸,影響了當地群眾的生產生活,亟待開展治理。

縱觀近代黃河治理史,當前要實現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面臨三大挑戰。一是水的問題。由于黃河流域資源性缺水,天然具有人河爭水、人河爭地問題,而且十分突出。水資源、水環境、水生態、水安全問題相互交錯,各環節問題的治理既互為前提又互為結果。黃河保護治理是一個大的以水為核心的系統工程,每個環節、每個步驟都需要精心設計、全鏈貫通。

二是產業的問題。黃河流域是我國重要的農牧業生產基地和能源基地。農牧業生產在目前用水結構中占有較大比重,也是未來節水潛力所在。但農牧業生產方式的根本轉變尚需一定時間,農業生產和管理模式需要根本性突破,非一日之功。大規模能源開發利用會對當地資源環境產生比較大的壓力,工礦企業污染排放監管和環境風險防范壓力會長期維持高位。

三是以人為核心的生態保護與貧困交織問題。黃河流域分布有諸多具有重要生態服務功能的區域,而這些區域與貧困人口分布高度重疊,源于解決貧困的以犧牲生態環境為代價的發展沖動時常露出端倪。“綠水青山”轉化為“金山銀山”的通道仍然梗阻,生態保護的壓力尚未減緩。

新時期,新目標,新使命。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要有法治思維、統籌思想、空間意識、綠色理念,要將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融入戰略設計和實施落地全過程。

要堅持依法保護、依法治理、依法發展。應研究制定黃河保護專門法律和生態治理規劃,規范和約束黃河流域開發建設行為,強化生態保護治理活動。以法為基、以規為綱,為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提供堅實的制度保障。

要強化多方統籌、流域一體、協同管理。建立國家有關部門、地方有關省份共同參加的跨部門、跨政區的統一協調管理機制,以實現上下游、左右岸、干支流協同保護治理。建立多元化流域生態補償機制,統籌協調黃河發展與保護不均衡、不協調問題。

要推進空間管控、系統修復、源頭治理。以國土空間規劃體系為有效載體,推進流域空間資源的合理保護和有效利用,優化空間結構,提升空間效率。以恢復、穩定和提升生態功能為核心,實行山水林田湖草系統保護修復。以構建綠色低碳循環的現代化產業體系為導向,從源頭上緩解污染排放和生態破壞壓力。

要在建立生態產品價值實現機制上下功夫,打通“兩山”轉化通道。生態產品價值,就是一定空間單元內的由其生態系統所提供的各類生態產品與服務價值的總量。應開展黃河流域生態資產核算,為國家實施針對性財政轉移支付提供科學依據。立足生態資源優勢,因地制宜發展生態旅游、生態科考、生態康養等生態產業,破解生態保護與貧困交織循環的難題,真正讓“綠水青山”轉化為“金山銀山”。

藍圖繪就,只有久久為功、持之以恒,才能真正讓黃河成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

相關專題:
相關信息:
沒有相關信息
相關信息: 打印本頁

安全聯盟

Copyright ? 2005-2020 生態環境部環境規劃院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3003323號-3

大地彩票-安全购彩